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煮酒论车|看福特领睿如何“降维打击”

[本站 行业] “官方指导价13.98―16.58万元!”3月28日,江铃福特领睿价格公布的时刻,相信很多人为之震惊。颇具竞争力的价格,让外界再一次看到了江铃福特乘用化战略的进击姿…

[本站 行业] “官方指导价13.98―16.58万元!”3月28日,江铃福特领睿价格公布的时刻,相信很多人为之震惊。颇具竞争力的价格,让外界再一次看到了江铃福特乘用化战略的进击姿态。

本站

福特领睿是“福特中国2.0”战略落地的最新车型,也是江铃福特科技(江铃与福特的新合资公司,主攻乘用车市场)成立后的首款车型。上市之时,以“挑战者”姿态出发的福特领睿,主打高科技,并配上亲民价。对于如何玩转中国市场,江铃福特显然已经找到了解题思路。

无论从江铃福特科技的战略角度,还是基于产品的市场预期,福特领睿所承载的战略使命显然是重大的。于江铃福特科技而言,这也是一场挑战传统、勇于破局的战役。那么,福特领睿究竟有多能打?能否在家庭出行的细分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

江铃福特乘用化战略新思路

曾几何时,如何做好乘用车市场一直都是江铃福特心中的“痛”。

当然江铃福特曾经也经历过高光时刻。1995年江铃汽车与福特达成战略合作,主要生产商用车型。1997年,经典全顺投产,从此开启了福特在中国的商用车之路,也为江铃福特埋下了乘用车梦想的种子。

江铃福特科技 全顺 2021款 2.0T汽油自动高级营运商旅型中轴中顶8座国VI

『全顺』

在商用车领域,江铃福特的发展可以用顺风顺水来形容。2002年,江铃宝典皮卡、全顺商务车、JMC 轻卡三大主导产品年产销突破5万辆。至此,江铃汽车开启中国品牌与福特品牌双箭齐发的“双品牌之路”。2010年,全顺在江铃工厂实现全球第600万辆下线;2013年,全球第700万辆全顺在南昌新基地下线。

在商用车领域“赚翻了”的江铃汽车开始考虑布局乘用车。2014年,江铃福特不满足于商用车市场,正式推出福特撼路者SUV,开启了商乘并举的发展路线。

江铃福特科技 撼路者 2020款 2.3T 汽油自动四驱豪华版 5座

『撼路者』

不过,在经历了短暂的销量高潮之后,福特撼路者便归于平静。2018年全年,撼路者仅销售出6000多辆。究其原因,本来份额就不大的硬派越野车市场,撼路者没能吸引到更多的消费者,后劲不足。按照业内说法,徒有入门级越野车的身份,却没有入门级车型该有的价格。

2016年,江铃福特继撼路者之后,再次引进一款MPV福特途睿欧。不过,令人意外的是,除了仅有两个配置的车型之外,最初的车型连自动挡都没有。最终,福特途睿欧在MPV市场也表现平平。总之,早期江铃福特的乘用车之路走的并不平坦。

破局发生在2019年。2019年1月,江铃福特首款紧凑级SUV领界上市。在这款车的助力下,江铃福特SUV当年累计销量达到5.03万辆,同比增长783.93%。这也是江铃福特在乘用车市场扬眉吐气的一年。

此后,江铃福特深度践行福特本土化战略。一方面依托福特的品牌优势和技术优势,另一方面充分耕耘本土化市场。摸索出合资品牌品质为依托,中国品牌价格为抓手的新思路,效果立竿见影,月销量一度超过5000辆。

江铃福特科技 领界 2021款 领界S EcoBoost 145 CVT智领型

『领界』

2020年,江铃福特乘用车整体势头继续高涨。2021年,以领界为代表的主打车型全年售出4.4万辆,成为整个福特品牌在华最畅销车型。如此优异的表现,也让江铃福特成为福特在华合资品牌的另一极。

如今,在产品布局上,江铃福特科技已经拥有了中大型SUV领裕,以及紧凑型SUV领界S。再加上此次推出的全新中型SUV领睿,江铃福特科技已经形成相对完整的SUV产品布局。

领睿:高科技与本土化深度融合的作品

福特领睿到底是不是一款能打的产品呢?从设计到配置其实就可见一斑。最重要的就是福特领睿的价格优势,能吊打很多合资竞品。从产品角度,我们可以看到江铃福特在高科技和本土化方面深度融合中作出的努力。

江铃福特科技 领睿 2022款 EcoBoost 170 尊领型

领睿

外观方面,领睿与领裕有着高相似度,设计上有着明显的家族化特征。不过,如果领睿与领裕相比,年轻化的特征更为明显,这也说明两款车型对目标用户群也进行了一定的区分。

首先,福特领睿车宽是外观设计中最大的亮点。福特领睿拥有1935mm同级较为领先的宽度,再加上2726mm长轴距,在中型SUV级别车型里,领睿已经达到同级领先,甚至超越汉兰达的宽度。宽体设计的理念,让领睿展现出强大的气场和张力,更带来了良好的乘坐舒适性。

对于一款SUV而言,后排空间也是衡量内部空间好坏的标准。数据显示,领睿还拥有117mm后排膝部空间,这在同级别车型中也是较为优秀的数据。再则,福特领睿还有295mm过道空间,如果再加上平整的中央地台,福特领睿的后排空间舒适性又提升了一个档次。

此外必须要提及福特领睿的高科技配置。我们从智能驾驶和智能座舱方面梳理领睿的科技含金量。

江铃福特科技 领睿 2022款 EcoBoost 170 尊领型

领睿

智能驾驶方面,福特领睿全系标配福特Co-Pilot360智行辅助驾驶系统,支持20多项智行驾驶辅助功能。此外,福特领睿这套智行辅助驾驶系统还能实现LRAS循迹倒车辅助,也就是说,系统会控制方向盘、刹车和油门,自动按照车辆记录最近一次前进的50m原路退回,避免新手司机在窄巷子、胡同等地,开进去容易倒出来难的困境。

智能座舱方面,福特领睿车机采用腾讯TAI 4.0智能车机系统,不仅可以实现远程OTA升级,并且还能实现AR实景导航。全时在线导航+实时路况+智能场景引擎,为其全程动态规划最佳路线,系统还可以识别前车、行人、车道,投影在全液晶仪表中。

竞争力分析:算不算降维打击?

在车型级别上,福特领睿的主要竞争对手包括一汽丰田RAV4荣放、本田CR-V、雪佛兰探界者以及大众探岳等,甚至长安福特锐际也成为竞品之一。但是在售价上,福特领睿却和长安CS75 PLUS、吉利星越L等中国品牌SUV十分接近。

福特领睿竞品分析
车型 长*宽*高(mm) 轴距(mm) 售价(万元)
福特领睿 4630*1935*1706 2726 13.98―16.58
RAV4荣放 4600*1855*1680 2690 17.58-25.98
CR-V 4621*1855*1679 2661 16.98-27.68
探岳 4589*1860*1660 2731 20.49-26.49

整体外观尺寸对比来看,自我定位为“宽体高能先锋SUV”的福特领睿,在车身尺寸上超越RAV4荣放、CR-V和探岳等热门SUV车型。尽管,在三维数据上略低于汉兰达,但是和紧凑级车型相比,福特领睿完全切合了中国消费者的痛点。况且,福特领睿布局为五座车型,与竞品相比在空间上的优势十分突出。

在配置表现上,福特领睿即使在低配车型上,全LED大灯、主驾驶位6向电动调节、皮质座椅、全景天窗、无钥匙进入+启动、离开自动落锁、后视镜电调、手机远程解锁和启动都给足。与其他合资品牌相比,福特领睿给消费者的诚意明显更足。

江铃福特科技 领睿 2022款 EcoBoost 170 尊领型

领睿

横向对比来看,福特领睿竞品的优势在于产品成熟度高、品牌溢价能力强,但缺点是智能化配置比较低。这也让福特领睿捕捉到其中的机会,在智能化和科技感方面的实力拉满,不仅全系全系搭载的腾讯TAI 4.0智能车机系统,还有福特Co-Pilot360智行驾驶辅助系统加持,采用毫米波雷达+视觉融合方案,可以全速段实现L2级智能驾驶。

尽管搭载了这么多配置,福特领睿的定价却放在13.98―16.58万元区间内,你很难相信这是一款合资车型。领睿的本土化处理,不仅是在审美、配置上符合中国消费者的需求,在价格上也深谙中国消费者心理。

树立中外合资新标杆

近年来,海外品牌SUV在中国市场面临诸多困境。一方面合资SUV市场承受中国品牌向上的冲击,另一方面又承受着豪华品牌下探的压力。疯狂内卷的SUV市场,早已成为一片红海。

一汽丰田 RAV4荣放 2021款 改款 双擎 2.5L CVT四驱精英PLUS版

RAV4荣放

从销量上就能看出SUV“强者恒强,弱者愈弱”的发展趋势。在2022年2月SUV热销前十榜单中,日系品牌车型占据4个席位,东风本田CR-V、一汽丰田RAV4荣放、东风本田XR-V、广汽本田缤智,可见在10-20万价格区间车型中,“两田”几乎占据绝对优势。相比之下,德系、美系、法系、韩系等海外品牌,则在竞争中备受压力。

如何打破这种局面?不如“以卷治卷”。福特领睿的越级竞争策略,一方面抵御中国品牌向上的冲击,走高配低价路线。另一方面,补足合资品牌中的智能化短板,走智能科技品牌路线。如此,方能在SUV红海市场杀出一条新路。

江铃福特科技 领睿 2022款 EcoBoost 170 尊领型PLUS

领睿

2019年,福特公布“福特中国2.0战略”,并提出“更福特、更中国”口号。其中,福特中国2.0战略的一大核心计划就是加速产品投放,计划福特将在3年内向中国市场推出超过30款新车型。

从目前来看,江铃福特科技乘用化之路正走上快车道。随着福特领睿的上市,江铃福特科技已经在过去一年中,连续推出三款乘用车。而在之前6年里,江铃福特总共只推出4款乘用车。可见,江铃福特科技推出新车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福特领睿的上市,只会是福特与江铃之间合作的起点。未来可能还会看到江铃福特科技更多具备竞争力的产品出现。当然,福特领睿也让我们看到中外合资新时代到来的曙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华南车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uanancw.com/xw/148797.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